曾經失去的樂園

2001/2/7

一八八五年十二月,蘭廳通判仝卜年初蒞葛瑪蘭履新,就深深地被這一片錦繡河山吸引住了,他以『溪南溪北草痕肥,山後山前布穀飛,叱犢一聲烟雨細,杏花村裡勸農歸。』輕輕數筆,勾勒出一幅世外桃源的和諧景象,是那麼恬淡,那麼寧靜,那麼樸實,那麼與世無爭。

一 九八一年年底,我接任宜蘭縣第九屆縣長時,這一片孕育著四十萬子民的錦繡大地已飽受摧殘:太平山的森林被砍伐殆盡,武荖坑的溪水濁流滾滾,冬山鄉的天空塵 土蔽日,曲線玲瓏的河川,遇雨就成了肆虐生靈的潑婦。因此,保護這一塊生我育我的土地,維護居民生命財產的安全,被列為施政的首要目標。我沉痛的向鄉親父 老呼籲「莫使大地赤裸,勿讓綠野生瘡」,並誓言要「重光碧泉,再見青天」;於是嚴令取締山坡地的濫墾濫伐,重罰污染天空的水泥廠。果然立竿見影,不到一 年,清澈的流水與蔚藍的天空已相映成趣,綿延的山嶺也綠意盎然,生氣蓬勃地護佑著大地。而治山防洪、河川治理及區域排水等基礎工程,經過二十年綠色執政的 不斷努力,也安然通過了幾次的嚴酷考驗。

古人說:「生湖山郡、官長廉能、娶妻賢慧、生子聰明,可云全福。」人民除了希望享有美好的居住環境,更希望擁有廉能的政府。所以,我不得不加速整飭三十年一 黨專政的積敝;嚴懲貪官污吏,拔擢青年才俊,杜絕特權關說,端正政治風氣,雖遭誣衊為「六親不認」與「酷吏」,卻得到廣大民眾的認同。而縣府同仁也重新找 回了公務員的職業尊嚴與榮譽,「宜蘭經驗」更使縣民揚眉吐氣,以身為宜蘭人為榮。四年後,急公好義的蘭陽鄉親,以七比三壓倒性的選票支持我連任,使得宜蘭 運動公園、羅東運動公園、冬山河親水公園、武荖坑國際露營區等重大建設,在縣府團隊的努力下,以最有限的經費,最完美的品質,一一付諸實現,而校園的更新 計畫也在後繼的游縣長和劉縣長的持續推動下,呈現了清逸脫俗的風貌。

人須求可入詩,物須求可入畫,以環保及觀光為發展主軸的宜蘭有了如畫的硬體建設之後,游縣長更畫龍點睛的注入了心靈的活水-文化立縣,並發動社區總體營造, 重振瀕臨消失的歌仔戲,建造提供宜蘭人藝術饗宴的演藝廳,同時爭取設立傳統藝術中心,更使宜蘭成為名副其實的文化之鄉。

清代名士張心齋說:「美味以大嚼盡之,奇境以粗遊了之,深情以淺語傳之,良辰以酒食度之,富貴以驕奢處之,俱失造化本懷。」相信遠見雜誌的深度旅遊叢書,將 帶領中外人士細細品味宜蘭的佳餚美食、深深體驗宜蘭的風光文物,時時感受宜蘭人的熱情好客,以美景度其良辰,以山水享其富貴,庶幾不負造化本懷。

■:本文為陳定南應遠見雜誌社出版「出遊宜蘭」一書所作之序,寫於2001年2月7日法務部長任內。本文部分內容,經陳定南友人林光義先生(宜蘭高中退休英文教師)潤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