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會董事長 林山田教授

陽光少年 廉能政府

籌建陳定南紀念館共同發起人大會主席致詞內文- 2007.01.20 林山田

成立陳定南紀念館,我們希望背後有一強有力的基金會

如我們募集到一定數額的基金,就可以利用這份基金

並以紀念館作我們的大本營,來實踐陳定南先生最後的兩點遺志

他的第一個遺志,希望能夠督促廉能的政府

一個既不廉又不能的政府,老百姓實在是很(克虧)委屈


經工作小組長期討論,認為有三個方向我們可以嘗試去做:

(一) 我們希望有力量能多少監督一下國會,台灣的所謂立法院,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,而廉能政府第一重要的是立法權,人民的意志要能夠在國會中展現,如果我們 有足夠基金,我們可以買時段,將立法院這些惡行惡狀予以呈現,然後再加以清楚分析讓人民了解,如此才有辦法監督他們。

(二) 我們希望對台灣的劣質媒體也能做適當監督,沒有足夠力量,對於媒體是一點辦法也沒有,我們今天如果有力量朝這個方向邁進,才不會讓這些媒體一直地美化中 國、醜化台灣,並對於社會事件、政治事件,僅就其媒體自己的立場與意思胡謅一通。如果能讓媒體發揮監督政府第四權的功能,此一廉能政府的目標,就能逐步的 達成。

(三)幾十年的國民教育,一直朝掃除文盲的方向前進,但是,我們的教育卻製造出那麼多的法盲以及許多的憲盲,各級教育僅只強調專業知識,對於法律的常識、憲法的常識,卻是一點也不知道

憲 法是國家的基本大法,是人民與政府的契約,我們的房子租給他人,需訂立契約,我們活在此地與本地政府亦應該有一契約關係,政府有何權利、義務,人民又具有 什麼權利與義務。如果一個公民,對於憲法一點也不了解,如何可能用選票來監督政府、改造政府。公民是所有政治紛爭的最後仲裁者,那些政治紛爭與黨派紛爭, 要如何決定,就是由公民來決定,決定的過程並不是像現在僅只是依賴投票,每隔幾年的投票,每次的投票縱然是那麼的轟轟烈烈、熱熱鬧鬧,然而事實上,對於我 們的公共事務,卻未見有很大改善

台灣3萬6千平方公里的土地2千3百 萬人民、高教育水準及交通上的便利,我們應該來進行直接民主。不要只是透過每回的投票選出人,再由選出的人來為我們做事,這意思是說有很多的事情,我們可 以預先分成甲案、乙案、丙案,再透過電視向人民說明甲案、乙案、丙案它們個別的內容以及實施的後果,然後經由全民來公決。如果實施直接民主,我們是直接選 擇甲案、乙案或丙案,而不是選出張三、李四或王五替我們做決定,他們不見得比我們行,能當上一名公職人員,不過是因為他的人面較廣,較容易取得資源、能夠 獲取選票,在能力上,不見得比我們強

直接的民主與間接的民主,若能在台灣真正落實,那將使我們成為非常有前途的台灣社會。故而,第三項工作,就是要進行掃除法盲、憲盲的工作,讓人民提升到一定的水準,如此才能建構出一個真正民主與法治的社會。

定南兄的另一個遺志,是希望對於吸毒的迷途青少年,能夠儘快用各種方法挽回他們,使他們能走向正途。因此,我們也希望成立的基金會能朝這個方向,建立一個讓吸毒青少年得重返正途的營區(環境),讓他們逐步脫離吸毒之惡習。以上幾點想法能否實現,完全取決今天在座的各位,讓我們齊心努力,有錢的出錢、有力的出力,儘快將這個紀念館蓋起來,並且以一個強而有力的基金會作後盾,來實踐定南兄的這兩項遺志!

 

青天逝世週年紀念‧知己摯友長眠相伴

林山田教授臨終前,仍然切切叮囑推動建館不能停…

2007年11月01日起,為籌建「陳定南紀念館」,陳定南教育基金會在林山田教授的領導之下,展開一連串的募款活動,然而在陳定南部長忌日(11月5日)的同一天,年初受胰臟癌所苦的林山田教授,於凌晨一點五十分病逝於羅東聖母醫院。

基金會原定於陳定南先生忌日當天,不安排任何活動,將最重要的這一天還給家屬,陪陳定南先生度過平靜安詳的一天,卻意外的獲知林山田教授驟逝的消息,除了感念林教授不辭病苦,全力投入陳定南紀念館籌建、募款的辛勞,更為了失去一位值得尊敬的哲人,感到悲傷與遺憾。

一年後的11月5日,林山田教授今晨驟逝…

林山田教授現任財團法人陳定南教育基金會董事長,是陳定南先生惺惺相惜的多年摯友,因胰臟癌於今晨病逝於宜蘭縣羅東聖母醫院,享年70歲。林山田教授在法律界的威望,就如同陳定南先生在政治界的威望,德國杜賓根法學博士,台大法學院教授,著作有刑罰學、刑法通論(上)(下)、刑事訴訟法、刑法的革新、五十年來的台灣法制、談法論政等,林山田教授可堪稱法學界啟蒙之父,他對於民主政治的貢獻,最廣為人知的就是在1991年與李鎮源教授、陳師孟教授,共同發起「廢除刑法100條行動聯盟」,讓台灣真正成為言論自由的國家。

原本過著怡然自得的退休生活,林山田教授在這一年前義無反顧的擔任「陳定南教育基金會」的董事長,為了籌建紀念館費心規劃、四處奔走,只期望能在民主社會中,建立屬於台灣人的價值。至10月底紀念活動緊鑼密鼓的籌劃階段,林教授仍持續的給予協助,11月活動展開之後,林山田教授幾度要下床趕赴現場,皆因醫生、家人以及基金會的再三勸阻,才勉強的回榻養病,還不斷的叮嚀要注意的各項細節。

在陳定南先生忌日的同一天,他的好友林山田教授也在同一天病逝,林教授與陳部長相同的是在遺囑中叮囑:儘快火化、後事低調辦理。基金會表示,對於林山田教授 的驟逝,有著深切的不捨與悲慟,將承繼著林董事長的指導與精神,繼續完成陳定南紀念館的籌建工作,基金會需要化悲憤為力量,讓紀念館早日動工,期讓傳承清 廉募款行動早日達成,以慰陳定南先生及林山田教授在天之靈。